羽涵昔

【Evanstan】A Love Letter/一封情书

CC-以笔创世:

所有rps都是AU,本文与现实无关,作者胡说八道
脑洞:before we go 这部电影是Chris送给Sebastian的一封浪漫的情书。桃子主视角。万字一发完HE
 
 
01.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当Chris颤颤巍巍地在大榕树底公园的长椅上坐下,手里紧紧攥着另外那个人已满是皱纹的手,身边放着两根枴杖,两个人一句话都不说,只是默默地看着暖洋洋的落日从地平线上缓缓滑下时,他肯定会回想起自己作为导演与演员的一生中,拍摄的第一部作品。
Before we go.
是的,他爱林克莱特,before sunset看了无数遍,这部电影处处都是模仿他(或者用Chris坚持的话说,是致敬)的痕迹;是的,那部电影的投资人很好说话,给了他几乎接近百分之百的对影片的控制权;是的,尽管这些都是好理由,但当时全世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任性地选择拍这样一部电影,并且把故事的发生地点设定在纽约。
每个认识他的人都承认,Chris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浪漫主义者。他是那种可以将迪斯尼的动画片当真并坚信王子与公主必定会永远一起过着幸福生活的人。那么,在时机合适的时候,为了心爱的却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人默默拍摄一部电影,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疯狂之举了吧。
说起来,他对Sebastian也不是什么浪漫的一见钟情,就这一点来说真的太不“Chris”了。
他第一次听见SebastianStan这个名字,是在美队一公布选角的记者会上,快散会的时候他急匆匆地走向等待着自己的汽车,被记者截停下来回答几个问题,记者提到了他未来要合作的演员Sebastian,他当时一脸茫然,对这个名字没有作出任何回应——只是觉得好像很少见,好像是欧洲那边流行的名字?会议之后他就将这个名字从脑中的内存里清理出去了,直到开拍第一天在片场见到真人。
可惜命运又和Chris开了个小玩笑,大文艺男孩Chris当时并没对日后最爱的人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对方个子和他差不多高,但总是在视觉上看起来小一截;相貌细看十分精致,但在美女帅哥如云的好莱坞并不算惊艳;在片场时候总是很安静,不拍戏的时候总是沉浸在自己的音乐海洋里,在他与海莉打打闹闹的时候在一旁默默地站着,偶尔被他的笑话逗得笑出声来,然后立刻闭上嘴巴。烈日下他舞着盾忙着和其他人玩闹,开着自己过于硕壮的肌肉的玩笑,并没有在意这位安静的搭档在做什么。
但在一天天的相处中,他每天会发现一点点对方与其他人的不一样。比如听见海莉那位替身女孩激动地和其他人说,Sebastian昨晚将自己的围巾借给了忘带围巾的自己,然后他一个人冒着凛冽的寒风走回酒店;比如他无意间听见Sebastian与他那位矮小的替身聊天聊得非常开心,小替身跟他说起自己因为身材矮小饱受欺凌的岁月时,Chris 觉得自己一辈子不会忘记Sebastian专注与心疼的眼神;比如在拍小酒馆那场戏时,Sebastian看着自己笑,可能是暖黄色光线的原因,那笑容充满了暧昧与说不尽的情愫,他仅仅用余光去看都感觉心脏猛力跳动了一下。
做他的女朋友的女孩真幸运,当时Chris那么想,可以一个人霸占这个世界上最甜的笑容。
人很容易对无数的类似这样的小惊喜所吸引。当你发现一个人有你意想不到的美好的一面时,就会不自觉地靠近、发掘,企图得到更多。Chris 对Sebastian 就是这样,当他从这种不自觉中猛然惊醒时,已经陷得无法自拔。
他们两人的最后一场戏,是Sebastian扮演的巴基从火车上掉下去,Chirs作为美国队长留在火车上,开往未来。
在Sebastian死死抓住的栏杆断裂时,Chris在那一瞬间完全理解了Steve 的感情,他向下滑了一小段,企图抓住他,想要将那种惊恐与无助从他脸上抹去。
在Bucky往深渊里掉下去时,Sebastian 也在离开自己。
后来导演喊cut后,盛赞了Chris与Sebastian的表演。他认为Steve在失去Bucky时的表情被Chris诠释得太到位了。Chris苦笑了一下,心不在焉地听着导演讲解他的下一段剧情,等他回过神来时,发现Sebastian已经收拾好东西离开了片场。
我竟然还未问过他的联系方式是什么。
 
第二次相遇是两个人都料始未及的。在2011年的金球奖颁奖典礼的after party上,在一片裙裾的亮片与男士们油光闪烁的黑发中,Sebastian突然出现在Chris的视线范围内,然后他的手以微小的幅度震动了一下。
他以为他们再也不会相见了,除了宣传期(可能吧)隔着十几人的桌子遥遥相望,然后以最标准的冷漠微笑点点头,这是最多了。
彼时美队二的剧本还没有确定,Sebastian回归剧组的可能性很小,可能一两次见面后就彻底消失在Chris的生命里,像他开着长途车在高速路上匆匆一瞥的亮丽风景。
Party上光线并不强。他紧紧握住了自己那杯酒,差点将香槟抖出来,脑中有千万的火花闪灭,他可以的,没有问题,哪条法律规定了不能去见自己合作的同事?他霍然拨开人群,小心翼翼地走到Sebastian可以看见的地方,然后再装作刚刚发现他在这里的样子。
Sebastian看过来了。
对方见到他时同样露出惊喜的表情,眼窝的阴影中灰色的眼睛倒映着身边蜡烛的光线,嘴角弯弯地翘起,露出那种全世界最甜的微笑。
“Hi, Chirs,没想到在这里遇到——”
他不能控制接下来的行为了。他朝那人走去,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脚,他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了他,指尖插入对方卷卷的短发。
他的大脑充满了白光,完全没有内存来处理对方的反应。他的心脏跳得快蹦出胸膛,对方一定感觉到了,他将他抱得那么紧——拜托,拜托,一定要理解成酒精在作怪。
在一两秒后,他强制自己放开了对方,然后再仔细看进对方的眼睛:一点点迷糊与茫然,更多的是傻傻的带着喜悦的笑意,他暗自松下好大一口气。
“很高兴见到你,Sebastian,”他强迫自己开口,却只能说出幼儿园级别的客套用语,“我……嗯,我……”
他卡住了。电影里常有的、这种尴尬的时候专门负责打岔的路人并没有出现,他努力回想自己在和海莉或者其他同事开玩笑的时候一般都用什么俏皮话来开场,但Sebastian就站在那里,歪着头,嘴角带着礼貌的笑意,卷得整齐的头发从耳边悄悄掉下来一小缕,他嘴边的话就全部飞走了。
都怪他那一小缕头发。
关于那晚的记忆,Chris 就只记到这里了。后来是他的助理还是Sebastian 的经纪人跑来缓解尴尬的,他又和其他人聊了什么话,他统统不记得了。
他只记住了他的那缕头发,以及自己爱上了他。
 
尽管内心住了一个充满幻想的十二岁小男孩,但 Chris 在面对实际问题时候会突然变得十分理性。他常常感觉自己内心有两个完全不同的模式,小男孩Chris与成熟稳重的成年人Chris和谐相处着。作为小男孩,他坚持着自己的内心,坚持地爱着他,同时坚持着要把before we go拍成给Seb的礼物;作为成熟稳重的成年人,他很久以前,在刚刚意识到自己对那个人有一点点不一样时候,就自动冷静、甚至可以用上冷酷这个词地分析过他们未来的所有可能性。冷酷的Chris告诉他的结论是,他们之间不可能有世俗意义上的未来。
无论从哪种角度来看,所有的道路都被堵死了。对方是直男,就这一点可以打回他所有的幻想。他见过对方对着女孩的那种笑,真实而毫无保留的喜爱与快乐,是演技再好的演员都无法装出来的自然的感情流露。
除了这个,以及显而易见的对他们两人的演艺事业受到的影响外,还有一点阻挡了他心中那个蠢蠢欲动的小人的行动。他是个传统的、顾家的波士顿男人,他的母亲殷切地期盼着他有一天会娶一个美丽的妻子回家并再生下三个孩子, 这是每一个波士顿人的人生目标;他的弟弟已经出柜了,母亲估计很难接受另一个儿子也是gay的事实。他不想伤害她,无论以哪种名义。
Chris清晰地知道生活不是他看过无数遍的爱情电影,也不可能存在因为一个人就改变什么见鬼的性取向的事情——他最怕的事情,就是一旦表现出一点点超越同事之情的行为,就会立刻将对方驱赶到心理上的千里之外。
Sebastian 已经离他够远了。
 
也许仅仅是波士顿到纽约的距离。
 
 
02.
Chris在before we go开机的酒会上突然回过神,他知道自己最想见的那个人并没有来,但还是环视了一圈,然后失望地跌坐回座位上。
此时是2013年的年末,美队二的拍摄已经结束。命运之神眷顾了他,将世界上最甜蜜的孩子带回了他身边——虽然可能只是他一厢情愿,他们依旧只是合作的同事——但只要还能亲眼看到他一天,而不是在电视屏幕、采访、杂志上,Chris 都想由衷地感谢上帝。
你不知道他的真人比照片和视频好看一万倍。
要是大脑是像福尔摩斯描述过的一个个分门别类的文件夹,他一定有一个专门用来存放Sebastian相关的文件夹。一个人很容易在世界上留下痕迹,更不用说是曝光率很高的演员——他看Seb 演过的电影和电视剧,发现很多都是邪气的反派;他去过粉丝论坛了解过Seb当年围绕着gossip girl剧组的那些种种风言风语;他看他的访谈,了解了很多很多关于他的事,包括他多么喜欢纽约,这个全世界最大而又最梦幻的城市。
“我喜欢纽约,这种大城市,”屏幕上的Seb笑着说,“我喜欢那种离什么都很近的感觉。”
过了不知多久,屏幕黑了,映照出他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笑得弯弯的嘴角。
就像一个孩子舔了一口最甜的蜂蜜,快乐得喜笑颜开。
 
受林克莱特熏陶过头的Chris坚信着一个城市有着它自己的灵魂,就像before sunrise里男女主人公旅行过的维也纳,还有续集before sunset里塞纳河横穿而过的巴黎。他自己是个自诩有着最纯正波士顿魂的波士顿人,喜欢超级碗,而且在他刚开始踏入演艺界时曾花过一段时间克服自己的波士顿口音——哦老天啊,l音和r音真是太难发了,为啥有人要发明这种音呢——而他心爱的人喜欢纽约,在纽约度过了他人生的大部分时光,在距离波士顿仅仅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的地方。
这世上也许大部分事情都是巧合,但Chris 总是相信有些必然存在着。
现在他和Seb中隔着的,就是波士顿到纽约的距离。
拍一部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读懂深层含义的电影,写一封波士顿给纽约的情书,希望那个人能够看到、并读懂——听起来像不像天方夜谭?但是这很Chris,很浪漫,像古希腊爱琴海旁坐在礁石上,轻轻抱着弦琴弹唱的美貌少年,希望远在奥林匹克山上的众神听到自己无尽的情愫。
即使回应他的仅仅会是沉默的千年积雪。
要是将来有人给我写传记,在Chris 忙电影的早期准备工作忙得脚不沾地时,他会漫无目的地瞎想,我会让他在书的第一页写上,献给我一生中最重要却不能提及名字的那个人。
他会看你导演的第一部电影吗?他会自己看抑或和朋友们一起看?比如和Mackie哥们俩一起看,顺便拿你生涩的导演技巧开玩笑?他肯定能看出你在致敬林克莱特,他知道你喜欢这种上世纪唠唠叨叨却浪漫无边的电影吧?但他会读懂你埋藏的深深的线索吗?就算能读懂,你还希望他会像电影里那样,为你错过那辆前往波士顿的火车吗?
 
在投资人最先跟他商量要拍摄的电影题材时,他们共同定下了几个原则,比如场景少、演员少、不涉足任何特效制作,毕竟作为试水的第一部电影,投资不宜过大。Chirs希望自己来选角、自己独立与剪辑师商量影片进度、自己选择合作的电影配乐乐队,投资人也都满口答应。但当Chris 提出电影的背景一定要设定在纽约时,投资人罕见地挑起了眉毛。
“哦,Chirs,你要懂得,纽约的物价比周边要贵不止一倍,设定在纽约城中心会大大增加预算费用,比如器材运输、工作人员住的酒店,还有……”
“我知道,但是——”
“为什么不选择波士顿呢?波士顿的车站甚至会更老、更有人情味,不像纽约都是现代的钢铁机械——”
“……我都知道,但很抱歉,我坚持——”
他可以给投资人千万个理由,但真正决定他判断的那一个,他决定将它带入坟墓。
这样也很浪漫不是吗?一份只有自己懂得的爱情。他有时候会想,可以将这个秘密写在纸上再深深挖个洞埋起来,最好埋在自己最喜欢的老家的那棵大榕树下,然后嘱咐自己子孙后代到自己老死后再拆开来看——哦,考虑到现在他如此深爱着Seb,他可能不会有子孙后代存在——Chris苦笑了一下,开始考虑把这个伟大的任务拜托给Scarlett的孩子现实不现实。
 
题材定下后,他和编剧一起磨了很久,终于拿出了一份满意的剧本。一个爱情故事——一个街头的小号手,一个错过火车的旅者,他们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呢?在纽约灯红酒绿的夜晚?
两个迷路的人的相互救赎?
Chris总觉得自己能遇上Seb也是一场意外,他们明明没有任何的交集,朋友圈、熟悉的人都相差十万八千里,并没有孰优孰劣,仅仅是不同罢了。Seb可能在下一个人生路口就挥手跟他说再见,而他只能继续走自己的路,带着全世界最美丽的、爱一个人的回忆。
Seb 会像那个女孩一样留下来吗?为了一点点暧昧,为了他的温柔与深情?他坚信Seb 有感知他人深情的能力,虽然在现在的世界,这对一个成年人而言实在太不现实也太不理性了, 这些都被成功学家轻轻划入了无用的事物之中,像诗歌,像美,对不可能东西的执着,像隐忍的深情,像对世界的温柔。
他会懂吗?他会作出哪怕一点点反应吗?——Chris暗自祈求他会,即使机会无限逼近于零。
他亲自选女主角,见过了无数个女孩,清纯的,诱惑的,甜美的。他反复比较,挑剔着哪怕最细枝末节的细节,最终他选了一位有着和Sebastian一样有着深邃眼瞳的圆脸女孩,她身上有和Sebastian相似的气质,笑起来的弧度与几个侧面,都让他想起他。
“为什么是我?”女孩收到试镜结果后开心地给他打电话,他沉思了很久,一句话突兀地跳入了他的脑海,他还未仔细思考就脱口而出:
“你有着镜头喜爱的脸。”
这是在美队2的片场,罗素导演赞叹Sebastian时候的原话。
 
他在纽约拍摄的时间是2013年的冬季,多亏了他的细心准备,拍摄进行得很顺利,他将自己全身心投入,那段时间尽管又累又冷,但他感觉自己就像拆圣诞老人礼物的小男孩,等待的每一秒钟都有烟花在心里绽放。心中的小男孩Chris在成熟的Chris的允许下出来放风,小男孩将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加密、加密、再加密,将它伪装成完全不同的样子,然后向全世界大声公布。
所有人都有机会知道我的秘密。
所有人都听见了我对他说我爱你,只不过是以只有我知道的语言。
我写了一封爱之信,加密后读给全世界听,你们这些迟钝的人啊,听见了吗,我在说,我爱他。我爱他。
这种感觉很刺激,很浪漫,就像那些古老的海盗小说,有陈年的藏宝图以及水手和人鱼的爱情故事流传百年,当事人的名字早已模糊在风中,但那份深切的真情是给所有后来者的礼物。
 
这部电影中他镜头中的纽约美得不真实。他花心思,让霓虹灯营造出了很多迷幻的前后景,再利用镜面反射切割画面,让女主的景象多次进行反射,暗示影片的镜头语言其实是话中有话。投资人给他的自由让他有机会融入很多个人风格,于是他将自己对浪漫与爱的解读都包含在了情节之中,比如幽暗的台阶,比如旅馆的挂画后的留言。
在刚刚见面时,女主对男主这个在深夜跟她搭讪的男子怀着满满的怀疑与猜忌。在男主真挚的帮助下渐渐打开心扉。这不就是你和我吗?你一开始对我礼貌而疏远……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离你更近一些,同时不要让我的热情将你吓走?
女主要赶火车,从纽约前往波士顿。
那么你呢,我亲爱的Sebastian,你会来吗?
最后他留了一个算是开放结局的结尾。天亮了,女主要走了,她最后与男主吻别,但她其实在最后一刻选择了留下,等待着在纽约即将和男主发生的故事——我的Sebastian,我们间将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时间过得很快,美队二的宣传期临近了,他的电影,最终定名before we go,也进入了后期制作阶段。
在目睹这部电影慢慢完成的过程中,他开心地像个数着糖果的孩子。
他慢慢地、细心地在电影里埋点点滴滴的彩蛋,比如他请乐队给电影配音,筛选了很久,最后有一支来自加拿大的独立乐队脱颖而出。这部电影的片尾曲属于一个叫做winter的ep;比如影片最后女主翻开旅店的评价单,上面写着Turn Over, 那字迹其实是他努力模仿Seb的,特别是那个e的写法;比如他用不同机位拍摄了里面出场的几个店员的脸(那些大部分都是他的好朋友扮演的),然后选其中看起来有一点点和 Seb 相似的镜头来使用。
他任性地将自己想表达的感情都肆意地注入到电影里。男主的一句台词是Chris自己写的,小号手垂下眼眸说:“我花了一笔钱,买了求婚戒指,我把它在手里攥在手里攥了一天,手都被硌痛了。我回到公寓里,心砰砰地跳。那不是害怕,是我太激动了。我,我很开心……”
那是一部由Chris 制作的电影,那是一封来自Chris的爱之信。
 
“哦,伙计,你这电影里把自己拍得太帅了,绝对是私心吧。”第一批内部亲友观影的朋友看完电影后笑着拍着他的肩膀,“大导演,真不错啊。”
他脸上在笑,心里却偷偷庆幸着没有一个人读出他的密码,当然了,这部电影还要去接受全世界的检验呢,包括汤不热上面那些狂热的迷妹……当时美队二尚未上映,Chris也不可能想到电影之后他和Seb的角色的配对在汤不热上大爆,于是有很多迷妹开始研究角色,包括演员之间的关系——这是后话了。
事实是,电影上映后观众们激动地给Chris写信,说看完后他们的心中都充斥着暖黄色的光,心底软成一片,感受到被前所未有的温柔所包围。
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写来的信上说,很想知道你是为了谁拍摄这部电影的,那个人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这就是最接近真相的答案了。没有人能够走得更远。
后来美队2上映了,受口碑一般的第一部拖累,票房并没有特别理想,但口碑在影评人和观众中都大爆,很多人都说看完后重新认识了美国队长。作为主角,Chris 忙着宣传忙着跑活动,同时私心地享受着Sebastian在他视线所及范围内的每一分每一秒。
从第一部到第二部,从拍摄期到宣传期,隔了这么长时间才又一次见面,但在见到他那一瞬间,Chris就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从未改变。
本来这样已经够了,与他做朋友、在片场帮助他,看着他做着艰苦的动作,看着他休息时候望着天空的放空的脸。但他内心在叫嚣着不行,他急切地想要更多。比如,他曾想去问问他有没有看过自己那部电影,其他人解不开的谜,作为当事人,你有一试的可能性么?但这个想法在实施前发生了另一个小插曲,阻挡了他这样做的脚步。有个记者在首映礼上询问他的好伙伴Antony Mackie有没有看过before we go,Mackie先是笑着说些题外话,然后惊讶了好几秒那是什么。
他瞬间有点退缩了。如果简单地请他去看自己的电影会不会显得太刻意?还是说,秘密还是保持一个秘密就好了,被破解了的秘密还有价值么?而且本身这个秘密就太重大,被破解后会影响多少人?想想你和他的职业生涯?
于是到最后,他依旧是一个人,手上拿着全世界最浪漫的信,在空无人烟的辽阔荒原大声朗诵,在波士顿木然站着,孤单一人远远眺望着在纽约的他。
 
03.
 
宣传期后他和Sebastian都在社交网络上小火了一把,有众多为电影中Steve与Bucky的深厚情谊倾倒的粉丝们开始研究漫画、研究电影,甚至一部分开始研究起了演员,他在访谈上称赞Sebastian是全世界最甜小孩的话被翻了出来,然后相当一部分粉丝由此认定他们演员之间也有什么,并且为此创作了不计其数的衍生小说。
他的助理因此找到他,要求他尽量与Sebastian保持距离,并且开始为他安排合适的女孩见面。他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在偷笑,为突然出现的如此多企图破解密码的人。
秘密之所以神秘,就在于无数企图发掘真相的人。他偶尔也会翻一翻粉丝聚集地汤不热,然后兴味盎然地观察粉丝们发掘到哪一步了,偶尔看着离奇过头的猜想笑出声。不,Sebastian 可没有先爱上我,他在提到超级英雄的时候第一个想到我是因为我在片场开了太多关于超级英雄的玩笑,他都快形成条件反射了;不,现在的好莱坞没你们想的那么开放,同剧组的人看对眼就约炮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好莱坞;不,他真的很直,他演了很多gay没错,但他是个彻彻底底的直男,信我。
在众多的猜测中也有人提起他那部before we go,但很快这种声音就被淹没在其他的讨论之下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在为复联2健身的Chris在鸡胸肉和白开水的折磨下百无聊赖地看着Sebastian为Martian做的采访,和那位同已加入漫威电影宇宙的演员,就是蚁人中的话唠小哥一起。记者在采访快要结束时突然话锋一转提到了漫威,以及漫威演员们。
Sebastian关于这类问题有自己的一套固定的说辞:“哦是的,漫威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人们都很友善,我感觉自己被宠坏了,特别是Mackie,你不知道他多么有趣。而且我也迫不及待地想见到Paul  Roud了,上次他跟我说过一个关于走在沙漠里的墨西哥人的笑话……”
“好的,下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美国队长系列的主演Chris Evans最近拍摄了他作为导演的第一部电影Before We Go,我猜你们都看过了吧?那么请问你们对这部电影有没有什么个人的评价?”
“……”
一阵奇异的沉默,屏幕外的Chris突然感觉口唇发干。墨西哥小哥的脸上浮现Chris熟悉的“那是什么?”表情,而Sebastian垂下了头不发一语,略长的耳后头发垂下,盖住了半边他的脸。Chris知道这是他在遇到完全没有准备过的问题时的惯常动作,他的心一点点地凉了下去。
“我不知道……嗯,你知道的,实际上,我看过。”
是他最爱的那个声音。漫天的乌云突然散开了些,一线金光从深厚的阴影边缘钻了出来。Chris呆呆地听着接下来Sebastian的话,他刚伸手去拿桌子上的水想喝一口,手伸到一半忘记了。
“嗯,你知道的,Chris是个非常棒的人,他这部电影在我看来称得上是佳作,他很了不起,能够准确地描述那些细微的情感。他很敏感细腻,对生活有着浪漫情结,这些都充分体现在了电影中。配乐很契合主题,剧本也很成熟,嗯,你知道的,我特别喜欢最后在评价单上写下的那些字迹,觉得升华了电影的主题。顺便一提,我觉得下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要恭喜他,第一次就拍出了这么完整又丰满的电影。”
“……”记者转到了下一个问题,Chris被暂停的动作又开始继续了。不错,很礼貌又不会越界的回答,其中夹杂着无数个“you know”,确实是Seb的答记者的方式。但是他在脑海里过了好几次Seb的回答,在这种正式场合答得如此官方是有必要的,那么他对于自己埋下的线索,了解到了哪一个程度?他特意提到了那些字迹,他是否看出来了那完全是他的笔迹?
小男孩Chris将怀里捂得皱皱巴巴的信取出来,拿在手上,忐忑不安地望向远方的纽约,希望风能帮助心爱的人破解情书中的密码。
 
复联2上映了,Seb在ins里评论粉丝的问题,说自己在家一边啃着披萨一边看复联的电影。Chris在心里慢慢描绘出一个摊在沙发里、满嘴油乎乎地啃着披萨的Seb,忍不住在记者会上偷笑了起来。
他很快就要见到Seb 了,美国队长系列的第三部已经开拍,而为了防止剧透,漫威把Seb藏了个严严实实,就差没命令他要罩上伊斯兰妇女的布卡才能在片场外活动了。Seb的替身杨在和黑豹的替身在高墙上吊着钢丝飞檐走壁,Scarlett和她的另外两个个红发替身一起缩在片场的房车里叽叽喳喳。Chris第一次见到比美队2时期要整整大了一个型号的Seb的时候笑得弯下了腰,然后       Seb不得不顶着一头油腻腻的长发跑到36度的太阳底下和Antony一起追打他。
晚些时候,当拍得一身尘土和汗水的Chris回到旅馆往床上一倒后,他侧过头,发现门缝里被塞了一张小小的纸条。累得爬不起来的Chris以为是狂热粉丝塞的情书,就保持大字型摊在床上,没有在意。等大约几十分钟后,他强迫自己爬起来去浴室洗澡,顺手捡起了门缝里的纸条。
那是他们住的这间酒店的评价单。正面一片空白,Chris将它翻过来,然后在反面的末尾发现了用黑色粗水笔写的两个词,TRUN OVER.
是Sebastian的笔迹,和他的电影末尾写得一模一样,连位置都丝毫不差。
无数疑云与烟花同时在Chris脑海中爆开,他握着纸条的手指颤抖着,脸上滴下的汗沾湿了评价单也浑然不觉。这是什么?这说明什么?可能是有粉丝在跟他开玩笑?可能是有喜欢他那部电影的人……但这不是很对啊,那两个单词与电影里确实一模一样,但细看又有点不同,是哪里不同?反复检查过电影里那个镜头的Chris对自己电影熟悉得很,他不可能记错。
有个疯狂的可能性在他脑海里冲撞,他拒绝思考,企图在那个可能性彻底消失前再留恋一会儿。这是Seb写给他的,波士顿小男孩的信终于送到了远在纽约的他手中,他登上了那列前往波士顿的火车来找他,纽约对波士顿的求爱笑得甜甜的,他说Yes。
他蹲在门前不知过了多久,门缝里渗过来的灯光突然被阴影挡住了。他茫然地抬起头,而下一秒响起了敲门声。
他机械地打开门,那个人就站在面前,刚洗过的头发湿漉漉地向下滴水,披着暖融融的酒店白色浴袍。Chris不知道自己现在脸上是什么表情,对方却笑得有点害羞,像个不好意思伸手向自己讨要糖果的孩子。他的浅灰色眸子里映着自己的影子,两个人对视了不知多久,可能一分钟,可能一小时,可能仅仅只有一秒。那个人偏了偏头,努力做出轻松的样子,可他攥起来的发抖的拳头与舔了又舔的嘴唇却暴露了他的极端紧张。他笑着,说:
“哦,Chris,其他字母都对了,特别是那个e,完全一模一样。但v写得太长了,我通常会写得更扁一点点。正确的示例是纸上那样。”
“你的声音在颤。”Chris低声说,他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也抖得厉害。他靠近对方,慢慢地,缓缓地,给对方足够的时间拒绝。Sebastian的手臂抽动了两下,但他站稳了,没有后退,而是任由Chris把他逼近到了一个足以让普通朋友感到不舒服的位置。他的鼻尖还有一点点就要靠上Seb的了,将来自背后的光几乎完全挡住,Sebastian的脸被掩盖在了阴影里,而Chris能够看到他的嘴唇在颤抖。
“找一个脸部轮廓和你相像的女主角真不容易。”他的嘴唇离他的只有几寸,Chris能感受到Sebastian带着湿气的呼吸在他脸上拂过,他说出口的话几乎可以被对方字面意思上地吞下去。
话一说完,他能感受到对方明显放松的身体。此时两个人中间只隔了一点点的空隙,Sebastian头发上的水珠滴在了Chris肩膀上。就那么一点点,但却意义重大,有如地狱与人间相隔的那条沸腾着火焰的红海。两个人都心知肚明,要是有某条界限被打破了,就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此刻的他们就像两只背负着沉重的壳儿的蜗牛,犹犹豫豫地伸出触角与对方慢慢相触。
 Sebastian闭上了眼睛,他侧过头贴近Chris的耳朵,几不可闻的话语滑进了他的耳道:“我还以为完全是巧合罢了……电影里他们去的那间小小旅店,是我曾经跟你提过的……我还说过那些旅馆里的挂画后面,一定会有破旧的秘密通道,或者为爱而死的诗人刻下的斑鸠……”
“世上没有那么多巧合。”Chris 也悄声在他耳旁说道,他的心脏本来该跳得飞起来,但此刻它几乎是一片死寂,全身的血液都涌到大脑里去了。“那个女孩,以你为原型的,她最后为了小号手留了下来,留在纽约……”
“我今天只是实在憋不住了,”Sebastian开始小声地自说自话,他几乎整个人贴在了Chris身上,面颊开始发红,即使在如此昏暗的光线下也看得清清楚楚。“我第一次看电影的时候就惊呆了,没有人比自己更熟悉自己的形象……我开始觉得只是巧合,怎么可能呢?我们只是很少见面的同事,我很少跟你谈起我的纽约,是的,我爱这座城市。但是你怎么会这么清楚呢?现在天天和你在一起拍电影,但你一次也没提起过你的这部Before We Go,我只是忍不住了,想知道答案……”
Chris 将他唠唠叨叨的嘴巴用手捂住,接下来的话未经任何思考便滑出了他的嘴唇:
“Sebastian……我爱你……”
寂静的一两秒钟。
他挪开手,忐忑地看着眼角弯弯的Sebastian ,对方笑着笑着低下了头,然后传出一点点闷闷的声音:“天啊,上帝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但我不能说,不能。我不能影响你,你的形象啊职业生涯什么的,特别是在你不可能喜欢我的时候……”
他搂过Sebastian 的肩膀,勇敢地跨出了那道步伐,将第一个吻轻轻地印在Sebastian 带着潮气的嘴唇上,他吻起来就像蜂蜜那样甜。Chris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流泪了,还是对方在流泪,总之眼前一片模糊,有金黄色的星星在远处炸裂开来。过了几秒后,好不容易止住了肩膀的发抖,Sebastian用力地吻了回来。他将Chris 推进了房间的门,随手带上门框,再将自己浴袍的腰带使劲一扯——他底下只穿了一条小小的内裤。Chris 手中的评价单飘落在了地上,他急不可耐地将自己的上衣与裤子拉掉,腾出双手抱紧对方,两个人一起滚着倒在床里,这个过程中Seb一直像条接吻鱼那样牢牢地粘在他的嘴唇上。
天啊,这不真实。
这是那天晚上Chris头脑清晰的最后一个想法。
 
纽约收到了波士顿来的爱之信。纽约破解了密码,并且来到了波士顿的门前,羞涩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他们都承受不起一次试探的失败。
还好这个世界上总是存在奇迹。
 
END
 
后记
在美队三的宣传活动中,汤不热的采访人员要求Sebastian给粉丝们写一点什么。他咬住钢笔愁眉苦脸地思考着,Chris就在旁边笑他,说他像个写不出大学功课的大学生。Sebastian用回答问题的板子拍了拍他的头,却被Chris一把抢过去说:“来,我帮你写。”
后来拍照时,他一手搭着Chris的肩膀,一手拿着板子,两个人都做出酷酷的眼神看向镜头,白纸上是Chris的笔迹:
 
你所有的最狂野的梦想都会成真。
 
是的,连他们都可以相爱,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评论

热度(487)

  1. DorcyCC-以笔创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