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涵昔

【盾冬】【小甜饼】【ABO生子】Unforgettable

ChocolateColaCheese:

来自 @一═┳┻︻▄_(눈へ눈」∠)  的点梗,关于ABO养孩子的小甜饼。

这篇文拖了太久了,八千多字,写到最后发现废话比甜饼多。手动再见。



当Bucky看到那个男人出现在自己的安全屋时,紧张到手心开始出汗,感觉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认得我。”
“你是Steve,我在博物馆看到过你的介绍。”
“我知道你很紧张,而你也完全有理由这样。但你在撒谎。”

Bucky咽了口唾液,感觉嗓子眼堵了铅块。

“你把我从河里救了上来,为什么?”
“我不知道。”
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在微掩的门外响起,Bucky攥紧了拳头。

“Yes,you do.”

男人坚定的嗓音响起的同时门被从外面推开了,一个金发穿牛仔套装的小女孩跳进来,手里拎了个塑料袋。
“Solider,你的李子不要了吗?”她跑去拽Bucky戴手套的左手。



【01】
“所以,”Judy躲在隔板后面望着那个穿黑色作战服有金属左臂的男人,“他就是美国队长的那个Omega?”
“嘘嘘嘘,小声点!我还不想死,这地方我们这种小职员一般情况下可不让进来!”Ann赶紧拽着她一路小跑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按下电梯按钮后提心吊胆的等了十几秒,门终于开了。
“你俩怎么了?看起来遇到鬼了。”技术部的John站在电梯里一脸不解的看着这两个气喘吁吁的女生。
“我们偷偷跑去看了下美国队长的那位神秘爱人。”Judy眨眨眼睛,按了数字“17”,“难以想象全美Alpha排名前茅的队长居然选择了这样一个Omega,我以为他会比较喜欢娇小温顺型的。Mary估计要哭死了,她还特意把头发染成了棕色,就因为之前有小道消息说队长偏爱棕发。”

“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男Omega啊。”John翻了个白眼,“说实话这年头男性Omega都这么匮乏了,就应该出政策让他们好好在家呆着,我不知道神盾局怎么想的,居然还让他来这工作?”
Ann皱皱眉,“虽然我是个beta,但我觉得你说这话有点……Omega当然也有选择自己职业的权利。”
“快得了,一个Omega能在战斗中做什么啊?估计也就是一递毛巾的。你说这万一要是在战场上进入了发情期,我天,那可真就好笑了。战斗这事天生就属于我们这种Alpha嘛。”

电梯微顿了一下在第20层停住,“叮”的一声后门缓缓打开,展露出一个伟岸的蓝色身影。
“等你的枪法有Bucky十分之一准再来说话吧。”

“咳……,Captain…”电梯里的三人瞬时感觉空气凝固了,尤其是John,额头上开始冒出细汗,手提包被他扯的快要变形。

美国队长走进电梯按下“1”
“无意偷听你们的谈话,但是四倍听力,真的没办法。对不起。”他无奈一笑,语气里却丝毫没有任何抱歉的意味。

三人组感到一阵冷风掠过,赶紧往一起贴了贴。

20层到17层简直是活了25年经历过的最长的距离,John望着屏上跳动的数字,在心里划起十字架。

电梯又是一顿,终于停在了17层,John和两位女生同时松了口气,美国队长却往前走了一步堵在电梯口,想要鱼贯而出的三人马上站住不敢轻易再动,电梯内一片死寂,别说针尖了,头发丝掉在地上估计都能听见。

“请不要再随便评价我的Omega。“Steve湛蓝的
眼珠盯着John一人,一动不动,“不然我不介意我们私下好好谈谈。”

两秒后他移开了身子,三个人愣了一下马上屁滚尿流地从电梯里爬了出去。


【02】
“……”Steve抿抿嘴,心里感到一阵无法抑制的愤怒。
自从Bucky回到他身边,加入到神盾局后,总是能听到各个角落传来的议论纷纷声,没想到过了70年还是有人对Omega群体产生偏见。就像70年前Bucky只能打最强力的抑制剂才能蒙混进战场,拼了命与敌人厮杀,被发现身份后甩出比其他Alpha高出一截的战绩才能勉强继续留下来。
然而是不是当初强制性把他赶走才比较好,Steve想到之后Bucky坠入冰雪的场景,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叮”
电梯在一楼停住了,Steve深吸口气走了出去,Bucky今晚还有个小任务,所以换他先接Alice回家。

Alice?
是的,单身30多年的Steve·Rogers,顶级Alpha,光泽耀眼的金发,让人血脉贲张的肌肉,可以徒手拽飞机撕敌人,信息素泄出分毫就能让周围人腿软,不仅Omega,beta为之疯狂,还曾被Alpha示好过。
关于谁会成为他的那个“The One”的问题长期占据各大论坛头条。
然后在半年前,这个“The One”终于出现了,不仅如此,Steve·Rogers还凭空多了一个四岁的女儿。

“也就是说你俩在航空母舰上来了一发。”Natasha嘴角抽搐着说道。
“嗯……这没办法,你也知道我们70年前是……咳,是一对,曾经联结过,打架会激发肾上腺激素,本来就会有点反应。而且当时我们离得太近了,催发了热潮期提前,身边也没有抑制剂……”Steve羞的捂住脸。
“感谢上帝,航空母舰被炸进了海里,真的,感谢上帝!”Sam控制不住地呐喊起来。
“等等,”Tony做了个手势,“你这明显有bug啊,70年的联结还能作数?而且你俩是怎么在摇摇欲坠的舰上搞的?“
“就只是闭嘴吧Tony……现在孩子都已经存在了,这就是事实。”

孩子,哦,美国队长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拥有一个孩子。70年前战况激烈,根本就没功夫考虑其他,只想着能和自己心爱的Omega能并肩一天是一天,70年后就更别说了,自从惊鸿一瞥知道自己的Omega还活着后,每天除了出任务就是找人。孩子?从没想过。
然而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当你觉得未来情况一片大好的时候让你摔个嘴啃泥,觉得未来惨淡无光的时候给你燃起一束火花。
所以……

“Dad!”
一个扎了马尾的金发小女孩扑进Steve怀里。

他的火花来了。

“哦,My little princess,今天过得怎么样?”Steve看着她那双碧翠的眼珠觉得自己心都化了,他小心翼翼把Alice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手臂上。
“过得还不错。Dad,今天我要吃草莓麦片粥。”Alice把柔嫩的小脸贴上Steve的脖颈蹭蹭。

&*^%#!《=!!! 太特么可爱了,这是我和Bucky的女儿!!!!我们的孩子!!!!!!!

Steve在心里咆哮了几句然后连忙点头说好,英俊的脸上露出傻兮兮的笑容。他扶好Alice快走几步把她安稳的放到安全座椅里。

“Solider为什么没来?”Alice扭了扭身子。
“……”Steve被噎了一下,“Honey,不是和我约好了不叫他Solider,叫他Daddy好吗?”
“Sorry,Dad,我只是有点不习惯……”Alice舔了下嘴唇,有些不安地纠缠起手指,“D、Daddy……他不喜欢我这么叫他……”

是的,我当然知道。Steve暗自说了一句。


【03】
“既然你找到我了,我觉得还是和你说清楚吧。”在罗马尼亚死磨硬泡一周后Bucky终于在Steve面前松了口“她是你的孩子。我觉得你和她都有权知道这一点。隐瞒或欺骗对你们两个来说不公平。”
之后Bucky似乎是深思熟虑了很久做出了那个决定,他说Steve如果执意继续下去,他可以带走Alice。
“不,这不可能。Buck!”Steve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讶和愤慨“我要的是你们两个和我一起,回家。为什么你会认为我肯放下你不管?”
“我认为Alice和你在一起也许会更有利于她的成长。而我,像我这种人,我不希望再多涉入其中了。”Bucky平静地说出让Steve整颗心脏被撕裂的话。

但所幸Bucky没拗过万能的队长和更加难缠死不放手的Alice。半个月后美国这片土地迎来了它的Captain,以及他的家属。两位。

Alice很轻易就接受了Steve是她父亲这件事,想不接受也很困难,两个人往镜子面前一站,她简直就是Steve的翻版。
刚来的时侯Alice还对Steve有些疏远,但孩子就是孩子,Steve专门请了两天假带她去游乐园,然后就换来了印在脑门上的一个吻。之后俩人就黏的像涂了胶水,血缘关系真是很奇妙的一件事。
而Alice和Bucky的相处方式……呃…则有些奇怪。首先是,Bucky让Alice叫他Solider。

“为什么要这样呢?Buck。”Steve曾问过他原因。
然而得到的答案让Steve震惊到说不出话来,Bucky说在Steve找到他们之前,他并没有告诉过Alice自己是她的父亲。
“不…等等,也就是说Alice以为你只是她的一个监护人?”Steve慌到手一抖洒出半杯咖啡。
“嗯,”相反Bucky表现的平静多了“我的人生中不应该出现孩子,Steve。但我实在没忍下心,所以她就这么出生了。”

“我的过去全是污点,未来又毫无希望。跟在我身边只能说没有任何好处。而且危险重重。我真的不希望她知道我这种人是她父亲。”Bucky望向窗外,眼里有一种奇异的释然,“所以我想了三种方案,抚养她到18岁然后消失,但这个实在太困难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陪她18年。或者把她送到孤儿院,但我又没狠下心,就这样拖到了她四岁。最后一个方案是交给你。不…别那样看我,我只是觉得你,美国队长,全世界的焦点之一,未必想让一个孩子打乱你的人生轨迹,毕竟她的出生是个意外…我指在航空母舰上那次……何况你身边也不安全,所以我…一筹莫展。然后你找来了,没给我第二个选择。”

Steve沉默了很久,直到剩下半杯咖啡开始变冷。

“听着,Bucky,我不知道你的记忆恢复了多少,但我想你应该知道,70年前我们标记了彼此,不管身体还是灵魂。”Steve抬头直视Bucky那双和Alice一样的绿眼睛。
“我当然知道70年前我们是什么关系,航空母舰上那段……不是已经说明问题了吗?不过其余的,非常抱歉,我现在能想起的只有战壕里的一个偷吻而已。”Bucky用指尖点点自己的头。
“你总会想起来的,Bucky。”Steve握住他的手“我很感谢你把Alice带来这个世界,她是我的珍宝,绝不是什么累赘。同样你也是。70年来一直如此。”

“留在我身边,Bucky。这不是一个要求。”
“是请求。”
Steve的忧郁而诚挚的蓝眼睛刺痛了Bucky的神经。
这种表情真不该出现在美国队长脸上。

良久后Bucky微微点了头。



【04】
不过那个“Solider”的称谓还是没轻易改变,两人的相处方式也……
Steve经常会看到以下场景:
“Alice,吃掉你盘子中的胡萝卜,Now。”
“Solider,我选择不吃,Now。”
于是在餐桌上俩人互瞪一分钟直到Steve把她盘子里的胡萝卜叉过来吞掉。

或者是在看电视的时侯
“哦!是M4A1!”Alice趴到屏幕上对着主人公握着的那把枪叫道。
而Steve喷出了口中的冰柠茶。
“谁,谁告诉你的,Alice?”
“我。”Bucky在一旁冷冷的开口“我用它打过你们,还记得吗?”
“………”

又或者是刚从游乐园回来时,Alice趴在门缝上像在找什么东西,然后又跪在地上摸索。
“怎么了Baby?”Steve二丈摸不着头脑。
Alice从地上捡起几根细长的头发,“快退后Dad,有人闯进来过!我走之前在门缝夹了三根头发,现在它们都掉下来了。”
Steve正惊诧的不知该说什么好,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警报解除,Alice。”Bucky走出来把Alice从地上捞起,“其实是我回来了,我给你买了草莓。”
“……”Steve有一种想吐血的冲动。

“对不起,Steve。”吃完晚饭后Bucky找到正在洗碗的Alpha,他系了个蓝色围裙,把衬衫袖子挽到肘部露出健壮的手臂。
“我不是故意去教她那些的......只是在罗马尼亚的时候,我总得做些防备,Alice看到......她就会问我,这个是什么那个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巴拉巴拉……”
Steve看着Bucky有些局促的表情,感到内心变得柔软起来,他非常遗憾缺席这四年,如果时光倒流,他希望能陪Bucky度过那些想必异常艰难的时光,Bucky一定对Alice手足无措过吧,他还没习惯做一个父亲。当然Steve也没有。只是对于让Bucky独自面对这件事整整四年多感到愧疚。
“It's ok。Bucky,她知道这些没有什么不好。”Steve对着他笑“我们慢慢来。”


【05】
“虽然你叫他'solider',但你知道他是你爸爸对吧?”Steve转了下方向盘拐弯。

“我当然知道他是我爸爸。”Alice开始揪起安全带。



“Baby坐好,不要动安全带。”自从把Alice和Bucky接回来后Steve就拿出存折买了辆车,哈雷只在出任务时才开出来。
“他以为我很笨,所以曾经骗我是不是?”Alice奶声奶气的小语音萌的Steve想现在就停车去捏她的脸蛋。“我的眼睛颜色和他一样呢,我的鼻子和他也很像。但他好像不喜欢爸爸这个称呼,我这么叫他,他好像就变得有点……有点难过。”

“我只是觉得'solider'更能提醒我,我是什么人。别太沉迷于虚幻的现状,这个小天使美好的就像……就像本就不该属于我一样。总有一天我得和她说再见。所以我不得不狠心一点,每次她一叫我,我就得清醒过来。这样比较好不是吗?”
Steve想起Bucky在罗马尼亚时曾对他说的话,本以为回家这么久Bucky在慢慢转变观念,没想到还是差了那么点。

“Baby,你爱Bucky吗?”Steve舔舔嘴唇。
“当然!”Alice狠狠地点头,细瘦的身子随着头一晃一晃的。
“那就叫他Daddy。相信我,他早晚会有一听到这个称呼就开心的跳起来的那天。”就像当初我听到你叫我“Dad”一样,Steve想。

晚上11点时Bucky才回来,那时候Alice早就已经抱着玩具熊睡着了,Steve坐在沙发上等他。
“怎么还不睡?”Bucky小声说,然后脱下作战服。
“我想等你回来,Buck。”Steve起身搂住他。
“Hey!”Bucky脸颊微红的想挣脱开,但是Steve搂得太紧,再挣扎就像要过招了,所以他只好安分下来。
“我本来该和你一起去的,Buck。受伤了吗?”
“小任务而已,你不要担心。”
Steve摸摸他的脸颊,然后在他唇上落了几个轻柔的吻。
“别……”Bucky恼羞成怒地砸了一下他的胸口“你能不能别这样动不动就亲上来!昨天你非要在茶水间亲我!结果被Sam看到了!我已经被笑了一整天!还没找你算帐!”

Bucky到现在还是不适应于和Steve过分亲密,他忘了70年前比较主动的那一方其实是他自己。

“哦Buck,我只是想要个吻而已,难道还得递交个申请书什么的吗?”
“70年前的你也是这样吗?在战友面前,在军营里,在战场上也随便吻我?”Bucky瞪着他。
“是。”Steve面不改色地吐出一个字。
“就只是闭嘴吧,从我恢复的记忆片段来看,大名鼎鼎的美国队长好像不是那种人。只敢在战壕里偷吻一下我的手背。”Bucky挑挑眉。

自从他回来后,神盾局给他配了最好的医生,虽然完全的记忆恢复很困难,但现在Bucky已经能想起不少过往了。不过很多细节还是记不清,所以Steve有时候会过来捣乱,和他强调他记忆中关于“Steve小豆芽时期往鞋里垫报纸”的点绝对是出了差错。

“不要以为我现在脑子不清楚就骗我。早晚有一天我会都想起来。”
“OK,Bucky,我会等那天到来的。”


【06】
后来Steve和Bucky去布鲁克林执行任务,结束后Steve特意要多留半天。
他们走遍了大街小巷试图追寻70年前的残留下来的细小的记忆线索。
“我在这个世纪醒过来后,回来过几次。”Steve牵住Bucky的右手,“心想如果身边有你就好了。但这在当时属于妄想,没想过会有实现的一天。”
Bucky默默停止了挣脱的动作,乖乖把手放在他掌心。
“可是我想不起来了,你刚刚和我说的那条你曾经被揍然后我去救你的街,我没有任何印象。”
“没关系,Buck。”Steve又握紧了一点“你现在在我身边,比记起那条街要重要得多。”

下午茶的时候Steve选了家偏僻的小餐厅。
“Alice没事吗?”Bucky有些不安的托着腮,“之前我出去时间长一点回来她就会闹。”
“相信Natasha,五分钟前她刚给我发短信说Alice在开心的玩娃娃。”Steve向他挥了挥手机。

看着Steve轻车熟路的点餐,Bucky勾起嘴角。
“你是不是来过很多次了?”
“嗯。这里的苹果派和我妈妈烤的味道最像。”

“Sarah……?”Bucky有些迟疑地说出那个名字。



“Yes!”Steve眼睛里浮出光亮,“你还记得她的苹果派吗?我们最爱吃她做的这道甜食。”
“嗯……有点印象吧……”
“那你……”Steve舔了下嘴唇“那你还记得,你曾经给我做过苹果派么?照着Sarah的秘方清单。”
“……sorry。”Bucky眨了眨眼睛。
“这没什么好对不起的,Buck。”Steve耸耸肩,但脸上有些抹不去的失落。
“不止是苹果派那么简单吧,那天还发生了什么?”
Steve的脸一下变得有些红,“你想起来了?”
“没有。”Bucky摇摇头“但看你的反应感觉还有点别的。”
“等你自己回忆起来吧。”Steve展开一个轻松的笑,“别的我没把握,但我总有种预感,这件事你肯定会记起来的。”

那天过的很愉快,但晚上Steve和Bucky赶回时,却收获了一个眼泪汪汪的Alice。
“哦这不是我的错。”Natasha把怀里的Alice递给Bucky“她吃饼干的时候感觉有些不对劲,所以我看了看她的牙…呃,然后…我发现你们的宝贝女儿要换牙了。”
Steve赶紧让Alice张开嘴,看到Alice下门牙旁的牙床露出一个小白尖。
“呜~”Alice闭上嘴捂着脸开始嚎。
“她怎么这么早,还不到五岁呢。我记得我好像是七岁才开始换的。”Bucky连忙拍了拍她的脊背。“不过也不奇怪,你女儿似乎各方面都比一般孩子提前几步。”

回家的路上Alice赖在Bucky身上哭唧唧,小手抹的脸上的泪痕左一道右一道的,Bucky拿了张纸巾想帮她擦脸。他通常只用右手抱Alice,此时只有金属左臂是空闲的,可是他又怕控制不住力气蹭坏Alice娇嫩的脸,只能先停了下来。
“别哭了,Sweetheart。”Steve一边看路况一边转动方向盘“换牙是好事情,我和Bucky都换过,每个人都要经历的。换了以后你才可以有新牙啊。”
“那我要去医院的,医生会拿着锤子和钻弄我的脸,我在电视上看过呜呜呜~我会死掉!我会死掉!”Alice把眼泪蹭在Bucky衣领上。
“噗……”Bucky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有那么严重哈哈哈,我要笑死了,Steve,小孩子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Hey!”Steve无奈的制止Bucky嘲笑女儿的举动。



“我不喜欢你了!”Alice从Bucky怀里蹦出来想要去够Steve的手,“我要找Dad。”
Steve余光看到她的举动吓了一跳,赶紧找个地方停了车。
Bucky也受惊地按住Alice,她现在就像只小乌龟一样趴在找Dad的半路上。Steve一看这滑稽的姿态也笑出了声。
“我来开车吧。”Bucky放开手,Alice瞬间钻进Steve温暖的怀抱里。Steve把她放入安全座椅,牢牢扣好安全带。

Alice把小手塞进Steve宽厚的手掌,Steve轻轻握住,在她耳边说些安慰的话。
哭了太久很疲惫的缘故,不一会Alice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她喜欢你比较多一点。”Bucky突然出了声。
“怎么可能。”Steve笑笑,拨开她金色的碎发,“我们两个的地位在她心中肯定是不一样的,我才出现在她生命里不到一年。而你已经陪她这么久了。”
“真遗憾我错过她这么久,她第一次走路,第一次开口,第一次头发长过耳朵,我都没经历过。不过幸亏赶上了她第一次换牙。”



“哼,”Bucky哼笑了一声“她之前的时候可缠人了,捣乱到能把你气疯,给她玩的玩具通通扔到一边,偏要玩钥匙,钱包。不喜欢刷牙就把牙膏挤的哪儿都是,后来我给她买了草莓味的牙膏,结果她太过喜欢居然吃了一口,真是把我吓得半死……”
“Oh,That's my girl.”Steve强行憋住笑意不想吵醒Alice。
“再多说一点,Buck。”

漫长的回家路途洒满了暖意。



【07】
70年前的James·Barnes简直辣透了,布鲁克林当之无愧的最美的红玫瑰,信息素散发的新鲜桃叶与柔和茉莉交织的甜气就算不在热潮期都能让Alpha发狂。那双嘴唇太红嫩,谁都想尝一口。但他同时又拥有毫不逊色于Alpha的身手,想近身最好还是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
而那时候Steve·Rogers太瘦弱,就算是个Alpha,对Omega的吸引力却还没有Bucky对他们的多。
“早晚会有人注意到你多耀眼,然后陪你到最后。Steve,会有的。”Bucky捏了捏他因生病而显得苍白的脸颊。

那个人可以是你吗?
Steve在心里默默说。

一个Omega,一个Alpha,而且两人都没有爱人,早就应该发生点什么了。连街头的小混混都由此开玩笑,在Bucky路过的时候大声调侃问他Steve能不能坚持五分钟。结果当然是Bucky气急地跑去和他互殴。Steve不喜欢这样,因为他看到因为Bucky的近身而变得兴奋的混蛋,甚至在打架时搂了Bucky的腰。Steve再怎么说也是个Alpha,他看得出那个该死的街头混混的小心思,拼命激怒Bucky只是为了靠近一点吸几口他甜美的气息。

而终于等到两人互通心意后,已经到了该入伍的时期。为了不败露Omega身份,Bucky不许Steve标记自己,转身就打了最强剂量的抑制剂。一个Omega上战场太危险了,但每当Steve这样说,Bucky就以“总爱生病的小豆芽上战场更危险”来堵Steve。彼此都拗不过对方,最后只能前后脚进了军营。
就算是伪装成Alpha的Bucky也是该死的迷人,还曾被一个愣头愣脑的Alpha新兵递过信。这可是当初已经变身为美国队长的Steve.Rogers都从未有过的待遇。

后来事情败露,Bucky艰难地留了下来,即使依旧打抑制剂,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可是那些士兵看他的眼神却变了。Steve懂那是什么意思,掺杂了欲念和占有的眼神,他自己也曾有过。
谁能抵挡James的魅力,射穿敌人心脏的枪法只能让他看起来更辣。

于是小酒馆之夜后,Steve标记了Bucky。Bucky喝醉了,醉的伸出舌头在Steve脖颈腺体处舔出湿迹,求欢的意味不能更明显。但Steve不会喝醉,血清的功力让他清醒无比,可他没拒绝Bucky的动作,并在最后的关头咬上了他的腺体,牙印处血迹渗出,Steve感到两人的信息素开始相融。
Steve不后悔那次标记,因为它们相连了70年,这种Alpha和Omega最坚固的关系穿越了冰雪和分别,即使在70年后,在靠近的一瞬间就催发了仍残留的身体记忆。

而现在,Bucky虽然回来了,但只是身体,有时候Steve不知道他的心飘在哪。不得不承认70年前的Barnes已被残酷的命运碾的面目全非,即使是在慢慢恢复记忆的今天,Bucky仍然毫无安全感和归属感。不管是让Alice叫他“solider”并很难改掉的习惯也好,还是每天早上睁开眼后总有几秒钟对Steve的家表示陌生的表情也好。

即使他和Steve偶尔牵手,偶尔拥吻,却再也没有下一步更深入的举动了。Omega差不多三个月来一次热潮期。上一次的热潮期,那时候Bucky已经和Steve重新确认了关系,但他依旧选择了吃药捱过去。Steve看到他偷偷吞药片的身影感觉心里扎了针。

转眼又过了三个月,最近Bucky身上开始发出濒临热潮期时的淡淡异香。在他们剿杀一个恐怖组织时,领头强壮的Alpha甚至在Bucky靠近搏斗时控制不住地把鼻子凑近他腺体处。Steve马上想到当年那个吊儿郎当肖想Bucky的小混混。滔天怒火瞬间席卷了他,他挥手想狠狠将盾砸到那个Alpha头上,被诧异的Bucky伸手拦住了。
“Steve?他还有价值。不要现在杀死。”Bucky用金属左臂拽起那个人扔到墙上,砸出一个坑。Alpha由于剧烈的撞击晕了过去。


【08】
这次的任务执行的很顺利,但Steve并不开心。



此时Bucky正陪着Alice坐在地毯上玩拼图。
“拼在这里。”Alice把一个蓝色的小块硬按进空白处。
“Hey,hey,Alice。”Bucky握住她的小手“这块才对,这个角凹进来了,正好能拼进去。”
“Daddy好棒!”Alice鼓起掌。
Bucky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温柔地笑了,亲在Alice发旋上。
Steve倒了三杯李子汁放在茶几上,然后也坐在地毯上加入了拼图游戏。
“Alice的手腕怎么了?”Steve瞬间就拼好了1/3。
“别拼那么快嘛,等等Alice。”Bucky撅起嘴,Steve马上停下了动作,然后把剩下没使用的拼图打的更乱一些。
“手腕是和她同桌闹着玩划伤的,小伤口而已,过两天就好了。”
Steve却惊慌失措起来,他把Alice捞进怀里,细细查看那道微小的划痕。
“疼不疼?”
Alice摇摇头,眨着玻璃珠似的大眼睛。
Steve心疼极了,“是闹着玩弄的,还是有人欺负你?”
“Jack没有欺负我。”Alice再次摇头。

“欺负你你就揍回去。”
“欺负你你要和我说。”

Steve和Bucky的话同时响起,两人都呆了一下。
“Bucky,不要鼓动小孩子打架。”Steve无奈地望着正咕咚咕咚喝李子汁的某人。
“Steve·Rogers,你还是太不了解你女儿,不是我鼓动的问题。”Bucky耸耸肩,“上个月Amy在她书包上乱画,被她推到地上哭的稀里哗啦,老师都打电话来叫我。你女儿要成为小霸王了。”

“我不是故意去推的!”Alice踢踢腿表示反对“谁想到她会坐到地上!”

“我都不知道这件事,Buck。”Steve有点哭笑不得。
“嗯,你当时去澳洲做任务了。所以没和你说。”Bucky对着他的Alpha眨眨眼睛。
 
Steve看着自家Omega古灵精怪的样子感觉有点嗓子发痒。


 


【09】【10】


【11】
第二天起床时Bucky发现已经该十点了。
“Daddy!你醒了!”Alice趴在一旁把脸压在胳膊上看他。
“Alice?Steve没送你上学?”Bucky迷惑地问。
“Dad让我在家照顾你,所以给我请假了。”
“OMG……我不用一个四岁小孩照顾…”Bucky扶着额头笑起来。
“我不是小孩子。”Alice爬到他胸口。
“那你是什么?”
“………”Alice说不出话来,气的去咬住Bucky捏住她脸蛋的手指。
“Hey,你是小狗吗?”
“我饿了,要吃饭。”
Bucky起身穿衣服,“吃什么?”
“苹果派。”Alice在床上跳起来。
“??”
“Dad说那个好吃,我也要吃。”

于是二十分钟后父女俩站在了厨房。
Bucky费力的Goolge了一下“苹果派的做法”,他到现在还是不太习惯使用手机。
“我来帮你啊Daddy。”Alice抱住他的大腿。
“嗯好,去给我挑两个苹果吧Alice。”

“所以放入……呃…10g糖…”Bucky拿起一个小白罐想洒进面粉和黄油里。
Alice伸手去拽Bucky的衣袖,“Daddy,那是盐。”
“?”Bucky把罐子转了一下发现另一面果然贴了个“Salt”的小标签。
Alice递给他另一个同样的小白罐,上面贴了“Sugar”。
Bucky拿过来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脑海中一闪而过。
那种奇异的感觉击中了他,他不得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Alice问他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不,Alice,先等一等。”

仿佛布满灰尘的记忆毛毯被风吹过,露出上面被遗忘已久的模糊花纹纹路。



似乎是……在sarah过世后。

“苹果派我也可以给你做,Steve。”棕发男子从篮子里拿出两个红苹果“保证和Sarah做的一模一样,她告诉过我秘方。我还写在了纸上。”
身边瘦小的金发男只是不吭声地安静望着他。
Bucky用尽全力去烤那个派,希望他的小Stevie能够开心起来,哪怕一点也好。
等到把那个半圆不圆还糊了一小块的派从烤箱端出来时,Bucky知道他搞砸了。
而更糟的还在后面。
“Bucky,好咸。”Steve吐了吐舌头。
“怎么会?”Bucky也赶紧尝了口,然后被齁地灌了一大口水。
“你搞错了糖和盐的用量吗?”
Bucky望向厨房那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小白罐,然后无奈地叹口气。
“对不起,Steve。对不起。”Bucky垂下头“我总是在搞砸。”
“我只是想让你开心一点,让你知道Sarah虽然不在了,但我会陪着你。”
“我会陪你到最后的,Steve。”

Steve看着满脸丧气样的Bucky忍不住笑了,他轻轻握住Bucky的手。
“那我就收下这个承诺了,Buck。”
然后他侧过头吻在Bucky的唇上。

这是他们的初吻,午后的阳光穿过窗户照在他们身上,微风吹拂起纠缠的发丝。战争的脚步一步步逼近,让这本该定格的甜蜜一幕中透出几丝酸涩感,就像那个苹果派的滋味。

“Daddy?”Alice的呼唤把Bucky从回忆中拽了回来。
他低头看到了那张和Steve高度相似的小脸。
“你不舒服吗?Dad说如果看到你不舒服就打电话给他。”
“不,Alice,我很好。我们继续做吧。”


【12】
战斗结束后Steve摘下头盔,金发乱七八糟的支起,他来不及理一下,赶紧掏出手机想看看有没有来电。
他脸上挂了彩,左脸颊被刀划了一下,血流到了下巴,但他并不在意,血清的作用下过一会血就会止住。怪他太过着急想终结这次任务,没看好对方的攻势。

来电倒是没有,短信有几条。
前三条都是关于工作,xxx地下组织如何如何;下周得跑一次德国;需要的武器清单balabala。
还有两条是来自于Bucky。

Steve立刻紧张起来,回来后Bucky很少给他发短信打电话,除非是遇到很紧急的状况。
他点开那个小白框。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照片,Bucky抱着Alice坐在餐厅的椅子上,两双碧绿的大眼睛一起望着镜头,旁边入镜的还有一盘……苹果派?

第二条只是文字。
“我烤了苹果派,甜的。”

有那么几秒钟Steve没反应过来,当他多读了几次句子后,重点落在了“甜的”上面。

“……Bucky…”Steve突然明白了这句话的意味。

其他队友望着那个平时雷厉风行,严肃沉稳的美国队长坐在废墟上握着手机笑,眼睛里亮晶晶地像洒了把星星,那笑容太过灿烂,谁还会去管他乱蓬蓬的金发,布满硝烟气味和灰尘的制服以及挂了血道的脸颊呢?

-END-

评论

热度(654)